长沙3D打印

长沙3D打印

当前位置: 长沙3D打印 >> 企业新闻 >> 3D打印“后风口时代”企业新闻

3D打印“后风口时代”

更新时间: 2019-10-07 11:24:21  查看次数: 9    
经历了失败也见证了成功,被泼了冷水又能洒上热血,目力所及,既是机遇又是挑战。这是3D打印完成生命周期跨越的关键阶段,也是3D打印的“后风口时代”。

2016年6月,在公司敞亮的会议室中,季新阳和他的团队接到了一项新任务。

这天,中国商飞的研发团队风尘仆仆地赶往无锡,他们告诉季新阳,C919项目遇到了难题,一家供应商的铝合金试验失败,发动机风扇进气入口做不出来了。

当时,这款中国首次自主研发的干线民航客机进入了研制的关键阶段。四个月后,C919将迎来第一次发动机点火试验,为万众瞩目的首飞做准备。一个零部件赶不上进度,能直接影响点火节点,并使首飞时间推迟。

紧急情况下,商飞找到无锡飞而康快速制造科技有限公司,这家3D打印服务商2013年起就开始与商飞合作,此时临危受命。季新阳担任了这个项目的负责人,他那时并不知道需要克服多少困难,一度觉得又要攻克新技术,“很兴奋”。

拿着商飞带来的一堆数模和技术文件,季新阳和他的团队投入到了这个紧急项目中。彼时,飞而康刚刚拿到当时国内最大尺寸的3D打印设备,他们大胆地发挥3D打印的优势,把原来3个段的零件集合到1个上面。

不过,这样打印出的完整零件尺寸相对较大(直径400mm,长500mm),而且壁很薄,对传统的3D打印技术而言是一项不小的挑战。

当第一个样件做出来的时候,所有人都傻眼了:整个件开裂得厉害,完全不能用。样件还没从机器上取下,季新阳便深切地感受到,这项技术的瓶颈远远超出他的想象,所有的工作还要在规定期限内完成,他压力陡增。

后来,他们联合了来自澳大利亚的技术顾问,吸取第一次失败的经验,严格地控制了原材料的配比,并对所有应力集中的地方进行了改进。但最终做出来的零件变形厉害,远远达不到商飞的0.5mm以内的偏差要求。

最后,季新阳和他的团队通过数次的仿真模拟,终于寻找到产生形变的最重要原因,采用一种先进的支撑结构辅助解决成型过程中的应力集中问题,最终生产出形状、尺寸、性能都合格的排气管道零部件,并按时完成了产品交付。同年11月9日,C919发动机点火成功。

这件事在商飞内部引起了轰动,默默无闻的飞而康也在业内一战成名。商飞一位C919项目工程副总经理甚至给飞而康发了一封感谢信,感谢其团队为C919顺利点火做出的“巨大贡献”。

不过,如果不关注飞机制造或是3D打印,很少有人知道这么一家3D打印服务商,更少人知道它们还是A股上市公司银邦股份的参股子公司。2017年5月,C919第一架机首飞,大飞机产业链上下游的概念股提前“起飞”,银邦股份不但没赶上这波“躺赢”的红利,反而下跌了几个点。

飞而康和银邦股份受到的资本待遇是整个中国3D打印行业的缩影。五年前的风口退去之后,3D打印如同风靡一时的流行歌曲,过气后就再鲜少有人传唱了。

从2014年开始,3D打印的热潮开始冷却。在消费级市场,人们吐槽它不够快速不够美观,在工业级市场,制造商们又对它的质量、成本和效率感到失望。另一方面,尽管龙头企业的设备还号称大卖,但资本市场上的“热钱”早已退场。3D打印的从业者们只好微笑着表示,行业进入了“理性发展期”。

但与此同时,3D打印在设计领域的独特功效已经被反复验证,无论是消费级市场还是工业级市场,3D打印的技术与理念仍在不断革新,而“规模化生产”这个与3D打印“先天不合”的应用场景也似乎渐行渐近。

经历了失败也见证了成功,被泼了冷水又能洒上热血,目力所及,既是机遇又是挑战。这是3D打印完成生命周期跨越的关键阶段,也是3D打印的“后风口时代”。